陆景云楚安歌是主角的小说(不复经年不相思)免费在线阅读

不复经年不相思

时间:作者:夜凉人来源:zsy

陆景云楚安歌是主角的小说(不复经年不相思)陆景云楚安歌免费在线阅读,不复经年不相思是作者夜凉人写的精彩解读:从幼年到及笄,“陆景云”这个名字整整占据了楚安歌十年的时光。她满心欢喜地嫁给他,可从大婚第二天,陆景云就提出了和离。楚安歌压下满腔柔情,强撑着自己的骄傲。“我宁愿你将我折磨致死,也不愿看你是别人的!”...

注: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,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,尊重版权~

《不复经年不相思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:

第5章 我答应和离

陆景云还没回答,便听她一声嗤笑:“你别做梦了!”

“我宁愿你把我折磨致死,我也不愿意看到你是别人的!”

她那副决绝的样子,让陆景云心头微震,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你真是冥顽不灵!”

陆景云不敢看她的眼睛,她那双眼里含着的感情太过浓烈,仿佛是一团燃烧的火焰,能很轻易将他燃烧殆尽。

一路相顾无言,楚安歌昨晚被折腾了半宿根本没怎么休息,从早上起就感觉头昏脑涨,但因为一直神经紧绷着并没有察觉,下马车的时候,突然一头栽了下去。

身体落入一个怀抱,男人清冽的气息传入鼻间。

晕过去的时候,她还在想,陆景云的怀抱真的很温暖,好想一直被他抱着。

……

楚安歌想起两人初次相遇的时候。

那年她九岁生辰,宫宴过后,为了偷偷溜出宫,她和伴读徐琇莹互换了衣服,上了徐家的马车。

看花灯的时候,一个男孩被人群拥挤着掉进湖里。

大冬天的,湖里的水冰冷刺骨,没人愿意下水救他,眼看着他的身体沉入水底。

楚安歌咬咬牙直接跳下湖,仗着水性好,硬生生将这个比她还要重的男孩子捞上岸。

陆景云得救了,她却险些因为脱力被湖水淹没。

幸好徐家的家丁及时赶到,将她救了上来。

那次之后,她昏迷了整整七天,差点烧成傻子!

再见面的时候,是陆景云科举参加殿试。

她躲在皇兄身后的屏风,想要看看未来的状元郎,恰好看到陆景云一身白衣,身姿挺拔像是一颗翠竹,通身的儒雅和风骨。

他沉着镇定地回答着皇兄的提问,楚安歌一点都听不懂,却硬生生的看痴了。

除了父皇和皇兄,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优秀的男子,俊美的脸庞,清朗的声音,渊博的学识,他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令她着迷。

后来,她才知道,他就是小时候被自己救起来的小男孩。

那个瘦弱的男孩子早已变得惊才绝艳,顶天立地!

她偷偷将这个男人放在心底,想着等她及笄了,一定要让皇兄为她指婚。

可是在及笄当天,她才听说陆景云早已有了心上人,非卿不娶。

原来她所有的喜欢和爱,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……

楚安歌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窗外霞光满天。

陆景云坐在桌前看着她,那双桃花眼尾藏着无尽的冷冽锋利:“大夫说你受凉了!”

“陆景云,我很喜欢落日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楚安歌看着窗外,眼神怔怔。

“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!”陆景云不耐烦得回道。

因为它像极了我喜欢你的心,就算今天会一点点沉下去,明天也照样会升起来。

楚安歌看着这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俊脸,良久才问道:“你真那么喜欢徐琇莹?”

陆景云诧异得看了她一眼,随即坚定地回道:“是!”

挂在眼眶的泪终于承受不住滑落下来,转眼便被楚安歌飞快得地抹去。

“陆景云,我答应与你和离!”

 

第6章 我信不过你

这话一出,陆景云第一反应不是欣喜,反而满眼狐疑:“楚安歌,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

刚刚在马车上明明一脸决绝说死也不会和离,现在怎么会突然改口。

“三个月,三个月后我与你和离。

”楚安歌艰难得说出这句话,脸上僵硬得扬起笑容:“我皇兄很疼我,你父亲之所以没被放出来,是因为他没看到你对我上心,担心以后我会过得不好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接下来的三个月,你要好好爱我……”她看到陆景云嘲讽的目光,苦涩得加了一句:“哪怕是做戏,只要我皇兄安心了,你父亲就能回来。”

陆景云皱眉沉思。

楚安歌手指握拳,指甲几乎插入掌心:“到那时,我会与你和离,让你……让你去娶你的心上人。”

陆景云犹豫了一会,终于还是答应了。

三个月而已,只要忍忍就过去了!

“楚安歌,我信不过你!”陆景云神色依旧冰冷,从怀里掏出一页纸:“你在这张和离书上按个手印!”

楚安歌瞬间全身冰冷,好似整个人置身冰窖一样。

和离书?

陆景云竟然早已经写好了和离书,并且随身带着!

他一向是谦谦君子,到底是多厌恶她,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。

寒意一点点从心底升起,楚安歌感觉自己心里像是被压着一块大石头,怎么都喘不过气来。

陆景云看她迟迟没有动作,脸色阴沉下来:“楚安歌,你刚刚说的话,都是骗我的?”

楚安歌眼眶通红,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底全是隐忍的委屈。

她颤抖地接过那页薄薄的纸,感觉有千斤重,眼睛死死得盯着那句“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”,最终还是按上了自己的手印。

小小的红手印,就像是一把灼热的烙铁,让她五脏六腑都跟着疼起来。

眼泪夺眶而出,她赶忙用手抹去,新的眼泪又流了出来,怎么都抹不干净。

陆景云刚将和离书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,转头变看见这一幕。

楚安歌在他面前永远是高高在上,盛气凌人,他从来没见过她哭,她哭的浑身颤抖,眼泪糊了一脸。

陆景云不知怎么了,心尖上突然泛起一阵细细密密的疼痛。

他努力把这种难受的情绪甩开,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被楚安歌迷惑,认定她一定是想要耍什么把戏!

……

当夜陆景云留了下来,两人终于像寻常夫妻一样躺在同一张床上。

楚安歌却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,她心里清楚,他不爱她,只是为了做戏!

但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,饮鸩止渴般地想要靠近他。

她僵着身子不敢动,等身边的人睡熟了,才小心翼翼地靠过去,偷偷依靠在他的胸膛。

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,楚安歌将头埋在他的臂弯,他身上的热气熏得她眼睛发酸,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。

她觉得自己好累,守着这么大的秘密,只想对陆景云好,但是换来的只有他的冷漠和厌恶。

怕吵醒陆景云,她声音小声又委屈,带着哭过的沙哑:“陆景云啊,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呀!”

陆景云眼睫微微一颤,瞬间又恢复平静,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楚安歌都睡着了。

他才缓缓睁开眼睛,神色复杂地看着窝在自己胸口的女人。

陆景云睡眠一向很浅,更何况是睡在楚安歌的身边,更是打着十二分的警醒。

楚安歌娇小的身体窝成一团,小脸粉白,没有一丝脂粉妆容,更没有那令人厌恶的娇蛮脾气,看着竟然有些令人心动。

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,陆景云连忙转过头,不去看她。

那么恶毒的一个女人,他怎么可能对她心动!

……

时间一天天过去,楚安歌觉得陆景云对她的态度软化了不少。

她感觉这三个月就像是自己偷来的一样,最终还是不属于自己。

陆景云在户部任职,经常不在家里,只短短两月就帮皇兄解决了好几件大案。

楚安歌心想,凭着他对朝廷的这些贡献,就算两人和离了,他也会性命无忧,她是时候离开了。

三月之期快到的时候,她就让碧玉慢慢整理着自己的行李,只要日子一到她就给徐琇莹腾位置。

夜里,楚安歌像往常一样等着陆景云回家,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,她连忙笑着迎了上去:“景云,你回来……”

话音还未落,巴掌夹杂着冷冽的寒风直接甩在她的脸上。

陆景云眼睛赤红,恶狠狠得瞪着她,仿佛要将她撕碎。

 

 

第7章 你真让我恶心

陆景云眼睛赤红,恶狠狠得瞪着她,仿佛要将她撕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楚安歌,我就不应该信你!皇上将莹莹接进后宫了,是不是你搞的鬼?!”

楚安歌感觉自己半个脸颊都是麻木的,嘴角火辣辣地疼。

她也被陆景云带来的消息惊呆了!

皇兄和……徐琇莹?!

这两个人是怎么可能!

皇兄是清楚徐琇莹的秉性的,这种恶毒的女人他怎么会接进后宫!

但是更令她心寒的是陆景云这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巴掌。

这一巴掌直接将这三个月来的平静狠狠地打破了。

“陆景云,这几个月我连陆府的门都没有出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,她是我送进宫的。”

“除了你,我想不到还会有谁这么恶毒地对待莹莹!”

陆景云一步步逼近楚安歌,眼里全是冷漠和绝情:“你故意用三个月来迷惑我,让我对你疏于防范,以为把莹莹送进宫,我就只能接受你,今后老老实实做你的驸马,是不是!”

“楚安歌,你做梦,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你!”

楚安歌怔怔地看着他,一腔爱意全部被他冰冷无情的话击得粉碎。

她特别想告诉他,她没有做那些事,她把自己的行囊都准备好了,她愿意将他还给徐琇莹。

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做出这个决定。

楚安歌感觉自己的心口都是冰凉的,她擦干净嘴角的血迹,高傲地抬起下巴:“是我做的!徐琇莹就是我送进宫的!”

看着陆景云越发憎恶的眼神,她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自虐的快感。

“我讨厌徐琇莹缠着你,讨厌你对她温柔,只要将她送进宫了,你就永远见不到她了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兀自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我皇兄能给她的,比你能给她的多的多,我将她送进后宫,她应该会很高兴吧!”

“只是后宫可是个吃人的地方,也不知道徐琇莹有没有本事活下去了!”

“你这个狠毒的女人!”陆景云被她说的话气红了眼,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,楚安歌被他掐地喘不过气,脸色发紫,她看着陆景云眼里的恨意,闭上了眼睛,连挣扎都都没有。

忽然,窒息感消失了,楚安歌被大力地甩在地上,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,像是重新活了一次一样。

刚刚的一瞬间,她真的感觉陆景云想要杀死她。

他为了徐琇莹想要杀死她!

“楚安歌,你真让我恶心!”陆景云用帕子擦着自己的手指,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:“你活着就是个祸害,我真恨不得你死。”

一句话让楚安歌脊椎冰凉,她气息混乱,手脚发抖,强撑的高傲最终还是没有撑住:“陆景云,所有人都可以骂我,只有你,你最没资格!”

“楚安歌,你又想拿高高在上的公主身份压我?”陆景云眼里都是冰寒。

楚安歌嘴巴张了张,最终还是没有把心中积藏的秘密说出去,鼻头通红地对他吼道:“陆景云,我讨厌你!”

“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讨厌?”陆景云轻描淡写地冷哼了一声。

楚安歌伤痕累累的心又被扎了一刀,是啊,陆景云不爱她,怎么会在乎她讨不讨厌他。

眼泪顺着脸颊“啪嗒”一声掉在地上,打湿了青砖。

陆景云看着她趴在地上满脸泪痕的样子,心里越发烦闷,看都不看她一眼,转身出了卧房。

楚安歌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,好像要走出她的世界一样。

她看着两人的卧房,喜帐还没有完全撤下来,桌上放着她绣了一半的外袍,两人成亲三月,房里竟然找不到一件陆景云的东西。

这三个月的温暖让她食髓知味,有时候晚上她看到睡在身畔的男人,总觉得细水长流的深情总可以感动这个男人。

这一刻,她才明白,不爱就是不爱,无论她做多少努力,陆景云都不会爱她。

“碧玉,帮我上妆,我要进宫!”

同类文摘